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自拍偷拍 日韩精品 巨乳美乳 强奸乱伦 无码专区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卡通漫画 GIF动图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网友自拍 唯美清纯 巨乳美乳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科学幻想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生活都市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大秀视频

首页- 暴力虐待-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下)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下)

白领丽人耻虐地狱(下)

二.暴露泳装的耻刑

放工之后。沙织拒绝了同事的约会,独目离开公司。

「沙织。」矢村响子拍拍正在等着交通灯转灯号过马路的沙织。「沙织,和我去街,好不好?」

「对不起,我有急事......」沙织冷淡地拒绝了矢村响子。

矢村响子是考次的前度女友。现在任职秘书,是一个才女。她比沙织年长三岁,比沙织更有成熟的女性魅力。在考次遇见沙织前,响子和考次很要好,后来调职做了秘书之响子和考次便再没有来往了。正因为这样,矢村响子极为憎恨沙织。

「不会花你太多时间,好吗?沙织。」

「对不起......」

沙织不理会响子急忙地横过马路。

「沙织,等等,你是不是去A酒店?」

沙织立刻停步。奇怪,她怎会知道自己和内村的约会?

「那盒录影带很好看。」响子将一部超小型手提录影电视机递到沙织麵前。

「呀......」沙织的麵上血气沸腾。

沙织两手被吊高,一个戴着麵具的男人从后侵犯她,沙织发出快感的声音,她的样子看来很满足似的。

「这是内村借给我的。」响子的闪亮眼睛看着沙织︰「喂,你不是约了内村去泳池吗?我现在去买一套好看的泳衣给你。」她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她有信心沙织必定会跟着她来。

『呀......怎会这样?矢村有怎会拿到那卷录影带?内村及矢村弯子会不会有很亲密的关係?』无论如何,现在沙织只有跟着响子后麵走,沙织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走了大约十分钟,响子走入一家很高级的时装店。沙织被那高级的气派吓了一跳,沙织害怕里麵的泳衣会很昂贵。

「欢迎!」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女人出来招侍。

「你有没有合她穿的性感泳装?」

「性感泳装吗?」店员听了之后细心地上下打量沙织。

「对呀,她要去和情人约会,所以要一件很性感的泳衣,是鸳鸯戏水用的泳衣。」

「这一件怎样?」店员拿出一件白色比坚尼给沙织看。

「差不多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比坚尼的上截很细小,没有肩带,只有一条小绳缚着背部。下截是一块很长身的三角型布片。双脚和屁股都外露。

「你的身裁很均匀,穿上这样性感泳衣一定令男人着迷。」

「我不能穿这样暴露的泳衣......太羞家了。」

「这件好看呀,沙织。」响子的口吻好像要沙织试穿似的。

沙织听了之后全身颤抖,沙织将比坚尼泳衣拿在手中。想到要穿一件这样的泳衣,沙织顿时心寒起来。

「请过来这一边试身。」店员打开试身室的门。沙织脱掉高跟鞋站在镜前,她将衣服脱光,然后穿上那件比坚尼泳衣。

「呀......很暴露呀!」她差不多像全裸似的,沙织满麵通红。白色的泳衣布料很薄,好像透明似的,沙织的两粒乳头以及肚脐都清晰可见。她打开试身室的门,响子及店员看着沙织。

「沙织,你很迷人呀!」响子用嫉妒的眼光看着沙织诱人的性感身段。

「真的很迷人。这件泳衣太暴露,有资格穿上这套性感泳装的女性并不多。浸在水中之后就更加好看了。」

店员说了意味深长的话,响子发出会心微笑。沙织却完全不明白店员所说的话到底有甚幺特别含意。

酒店泳池旁边一定有很多人,但是真正游泳的人却很少,大部份大都穿上性感的泳衣,躺在长椅上展露她们半裸的身体。沙织站在泳池旁边,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她的乳沟、乳房及丰满的上身令人垂涎欲滴。她的两腿之间只夹着像一条小绳似的东西,她的修长美腿及股沟叫人想入非非。那块三角形布的高叉开到上腰部,泳衣的最底部份深深陷入沙织的两股之间,穿过半透明布料隐约可以看见沙织私处的肉缝。这个性感设计真的杀死人。

「各位过来看看沙织小姐。她用这样美艳的身体来诱惑考次先生令他神更巅倒。」响子提高嗓子说。

「我没有诱惑任何人。」

「是吗?但是,沙织的身体一直在挑拨男人的性慾呀。」穿着一件印花一件头泳衣的响子说。

她所穿的泳衣亦是高腰,她有极成熟的女性美感使男人心动。看见响子的一双脚就好像嗅到女性气味似的,任何男人都会感到食慾大振。

沙织想从麵前的男人中找出内村。内村在水池内,他挥手示意沙织落水。沙织想逃避男人的贪婪视线所以飞身跳入水中。

「你的泳衣很性感。整个乳房清晰可见。沙织。」

「哦?」沙织吓了一跳,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啊!她的泳衣湿了水之后竟然变成透明,她好像突然间变成全裸。其实她现在比全裸更加性感,她的耻毛一条条清晰可见,耻骨突出来的部份对下有一条肉缝。因为被一层全透明薄膜包着身体,她性感艳丽。

沙织看看泳池边的响子。

「嘻嘻,沙织,你连下身的毛也露出来了。」内村将手伸到沙织的比坚尼底部,在水中抚弄沙织的耻丘。

「很多人会看见,不要这样。」沙织按着内村的手。内村的手指从沙织的长腿慢慢入侵,他的手指碰到沙织的阴核,内村的手指隔着泳衣撩动沙织的阴核。

「呀~~」沙织的喉部妖艳地上下抽动。更是难以置信,沙织感到美妙的麻痺。比起在厕所的时候,在泳池中的当众爱抚令沙织有更敏锐的反应及更尖锐的兴奋。


内村看着沙织被肉慾折磨的样子,他更加用力刺激沙织的阴核。沙织再也不能忍受阴核被刺激,她的下体汹涌地流出淫水。

「......放过我吧。」她可怜的嘴唇无法合起来,半开地呻吟着,发出一些深沈的喘气声。

「好吧,你离开水池让大家看看你沾满淫水的下体。大家一定会吓一跳。」

「呀......我受不住......现在怎办?」两只手指在沙织的阴唇上摩擦,她的身体已经抽紧了,再这样爱抚下去的话,她定会发出羞耻的呻吟声。若果走出去的话,她必定会成为所有男人的意淫对象。

响子游近他们两人︰「你们两人真是亲热,我很嫉妒你们呀。」

「矢村,你早知这件泳衣湿水后会变成透明。」

「沙织,这是一件私人戏水用的泳衣,只给自己的心上人欣赏,所以它不会变成透明还会......」

「会怎样?」沙织被不安所困扰。自己看看胸哺,乳房开始露出,泳衣在水中溶化,泳衣从沙织的柔软肌肤慢慢剥落。

「哈哈,你的泳衣开始溶化啦!」

「难道,它真的会溶化?」沙织的麵色变得苍白。

「长时间浸在水中的话,泳衣会溶化。沙织,你一定有暴露狂。」响子很开心他说︰「你差不多已经全裸了。」

「真的吗?」沙织已经不能说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竟然会全身赤裸。想起来不但令妙织心寒,而且令她感到头晕。

「沙织,你的乳头突出来了。」

「呀,不要看......呀......」很快,泳衣的上截经已全部溶化,淡粉红色的乳头在水中浮动。沙织用双手掩着自己的乳房。

「下截也开始溶化啦。」

「惨......」沙织拚命游到泳池边去。内村和响子看着沙织差不多裸露出来的臀部在水中扭动,两人的表情好像很满足似的。

「啊,要是全部溶化了的话,她一定羞愧得要命。」响子喃喃自语。

内村从侧麵看着响子,他被响子的毫无人性表现吓至冷汗直冒。内村和响子有男女关係,他们同是被抛弃的人。

有一晚在偷情酒店中,响子躺在床上说︰「我们一起对付沙织吧。」跟着,响子爬在内村身上吮啜他的乳头。响子一边舐内村的身体,一边很细声地说出对付沙织的计画。那计画就是拍下一套淩辱沙织的录影带。

沙织已经到了泳池边,她身上的比坚尼泳衣经已完全溶化,沙织的裸体吸引全场人仕的目光。

「呀,不好了。」沙织用右手掩着自己下腹的一片耻毛,左手按着泳池边离开泳池。她的丰满乳房在所有人麵前摇蕩着,粉红色的乳尖份外夺目。她离开水麵时,屁股高高地抬起,从后看去,两腿之间夹着两块颜色较暗的嫩肉和一些黑色的耻毛,在场的男仕都用贪婪的目光看着她的赤条条屁股。

「沙织的屁股看到令人垂。」内村靠近响子说。

「呀。沙织,怎幺样做才好呢?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呀。」沙织的上身完全赤裸,下身亦只有一只手掌遮着。她现在的羞愧心情更是难以形容,她从来未试过在那幺多人麵前脱光衣服,真是想也没有想过会这样。

沙织被羞耻感折磨着,她的内心很难受。沙织感到全身的赤裸肌肤都被在场男仕的目光刺着,发出阵阵剧烈的刺痛。沙织受不了这样的羞耻折磨,她缩回水中。

「沙织,怎样啦?快些起来呀。」内村在池还拉着沙织双手拖她离开水麵。

「不可以呀,沙织完全赤裸,怎可以离开水麵?」沙织激烈地抵抗。

「为甚幺你会觉得羞耻?你买那件泳衣时,不是想在所有人麵前展示你美妙的裸体吗?快些出来给大家看看。」

「不是呀。沙织没有暴露狂。」

「那幺我们先走了。」响子叫内村一起掉下沙织离开泳池。

「等等,沙织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沙织不想单独一个人全身赤裸地留在泳池,她顾不得目己赤条条的身体,她离开水麵站起来。沙织用双手掩着自己的胸哺和下阴,她半遮半掩的乳房和完全裸露的屁股反双腿令泳池边的男仕眼睛发亮,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沙织的性感部位。

沙织入了更衣室之后看见响子,她脱下身上的一件头印花泳衣,响子全身赤裸地站在沙织麵前。响子的乳房很成熟,全身发出浓密的妖艳气息,即使是同性的沙织看见了响子活色生香的身体也不期晕浪。

「在所有人麵前裸露有甚幺感觉?」

「很难受。」

「但是我看见你的下体流出很多淫水呀!」

响子穿上了鲜绿色的一件头衫裙之后,告诉沙织她会在房间等沙织。响子将房间号码告诉沙织。

比起内村,沙织更加感受得到响子的可怕之处。沙织打开储物柜之后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翼而飞,储物柜内只有一件丝质上衫和一条超迷你贴身短裙,没有胸圈和内裤。沙织只能够在赤棵的身体上穿起这套过份暴露的衣服,身上好像没有穿衣服似的。

「呀!他们坏透了。」沙织并不感到伤心,反而感到下体像刀割似的痛苦。阴户的麻痺和痛感令沙织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沙织现在才知道当自己被连续羞耻折磨之后,自己会有莫名其妙的快感。她回味着自己穿起白色比坚尼泳衣站在泳池边的快感。被那幺多男人看见自己赤身露体故然很羞耻,但是同一时间,沙织内心深处希望暴露自己身体的慾火被燃点起来,她感到兴奋。

沙织将手指伸入目己的阴道内,「呀......里麵很热呀。」沙织的私处像一团火球似地猛烈燃烧起来。她用厕纸抹去流出来的淫水,但是抹了之后又流很多出来。最后,淫水仍从两腿之间渗出来。

沙织穿起那件丝质上衫。沙织垂下头来看见那件衫差不多完全透明,自己的乳房清晰可见。

「呀......我怎可以这样出去?」那件超迷你贴身裙更加厉害。短裙的长度仅仅到达她的大腿尽处。只要稍为活动身体,她的耻毛便会露出。她怎可以这样暴露地在酒店内走动?

「连应召女郎也不如。」沙织站在镜前看着自己的样子。她看到自己差不多三点尽露,禁不住满麵通红,疼痛刺激着湿润的花芯。

沙织从更衣室走出来,很多好奇的客人都围着她来看,她是所有人视线的焦点。男仕们以贪婪的目光盯着沙织赤裸的双脚和步行时摇摆不定的乳房,沙织被他们的可怕目光灼伤,她感到刺痛。

她走入升降机内,按了七褛。在升降机门关上前,一个男人冲了入升降机。他盯着沙织差不多完全赤裸的身体,他不停上下打量沙织的身体。那个男人走到沙织后麵盯着她短裙遮不住的股沟,升降机内十分沈静。

突然间,沙织感到有一只手摸在自己的屁股上。沙织吓了一跳。那个男人的手滑入沙织的股沟,沙织咬紧嘴唇忍耐着,这种煽情的抚摸令沙织全身麻痺。

「喂,你要多少钱?」那个男人贴近沙织耳边说。

沙织差不多要哭出来,她感到时间好像停顿下来似的,像是永还不能去到七楼。升降机的门打开了,沙织立刻冲出升降机外,她到七○五号室去并且敲门。跟着,房门打开。

「沙织,你很性感,这套衫和你更合衬。」响子看见沙织暴露的衣着和充满挑拨的性感身体显得很高兴。

那是一间套房。内村和响子只捲着浴巾。台上放了几支啤酒。

「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你的乳房,不如试试穿无上装在酒店大道走过,好吗?沙织。」

沙织瞪大眼睛看着内村︰「今晚,你让我穿着这套衣服回家......」

「你说甚幺?今晚你会留在这里。很快会有人送食物来,我们一起在这里吃饭。好吗?」内村命令沙织身上的衣服脱掉。

「在这里脱光吗?」

「是呀,要充满性诱惑地脱光。」内村一边喝碑酒一边看沙织脱衣,他的目光像要舐沙织身体似的可怕。

沙织看看响子,响子视线很冰冷︰「沙织,快些脱光。刚才你不是已经当众脱光了吗?现在还怕甚幺?」

「你应知道女性当众脱光的羞耻感受。」

「我当然知道。沙织,你不是觉得这种羞耻感很陶醉吗?」

沙织完全无话可说,她依照内村的吩咐解开簿簿上衫的钮。她拉开上衣后,一双乳房立刻夺衣而出。两粒乳头再也没有半透明的上衣盖着,两粒乳头坚硬而挺直,还还看去就像两粒花生放在乳房上麵。

「啊,沙织,你的乳头都勃起了。原来你真的会因为暴露而有快感,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露体狂。」

「你......搅错了。」沙织用食指和中指遮着乳头。她转身背着内村和响子,弯低腰将贴身短裙脱下,她的丰满臀部肌肉有弹性地抖动,令人感到呼吸困难。

「有人敲门。沙织,快去开门。」

「是......我要先穿回衣服。」

「沙织,赤裸着去开门就可以了。」

「去呀!」内村推沙织的屁股向前。

「呀......」沙织迫于无奈,只好一丝不挂地去开门。她的心脏跳得很响。

「我拿晚餐来。」一位男侍应推着小车进来,也瞪大眼睛看着他麵前的一个赤条条的美女。

「请进来。」沙织的麵颊洩上了玫瑰红色,她任由侍应生看着自己的裸体。

「打扰你了。」侍应生进入房内,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沙织的赤裸身体,沙织的裸体散发出一阵浓烈的汗味把这位侍应生吸引住。

『房内另外有一男二女,她们玩三人性爱吗?这位裸体美女相信今晚会任人摆布。』侍应生一边想像今晚会发生甚幺事,一边将食物放在桌上。

「沙织,去帮手。」内村望着害羞的沙织,以命令的口吻说。

「是......」沙织看着内村。沙织很明白内村想怎样,内村想自己放开遮着下体耻毛和上身乳房的双手去拿食物在桌上。

『好吧,任由他们看个饱吧......』沙织放开掩盖下体的手,她下体的纤毛和上身的双乳完全坦露在各人麵前。

「不必了,我拿就可以了。」侍应生看着沙织垂下摇动着的丰满乳房。

「不要紧,我帮你手好了。」沙织将水壶拿在手中。

「不必了,我自己拿。」侍应生去接住沙织手上的水壶,但是他的碰着沙织的身体,侍应生的手颤抖着,水壶内的水溅在沙织的乳房上。

「呀......」

「对不起。」侍应生已经心慌意乱,他用手帕去抹沙织的乳房。啊,比想像中有弹性,侍应生忍不住用手去搓弄沙织的乳房。

「呀......」沙织的嘴唇发出颤抖的声音。

侍应生的腿之间已经胀起,水从沙织的乳房流到乳沟,再从乳沟滴到肚上再往下流。最后,沙织的纤毛也湿了。侍应生贴近沙织用舌头去舐沙织身上的水。

「请你不要这样。」

「不要客气,我会用舌头替你抹乾净身体。」

沙织闭上双眼,她已经麻痺到不能再说话了,沙织全身像有电流通过似的敏感。

『啊......很快感呀!』

侍应生看见沙织的表情而更加冲动。他的麵前有一个如花美貌的女子,肌肤柔软嫩滑,侍应生不能自製地用舌头舐沙织的裸体。

响子将水泼在沙织的屁股上︰「啊,屁股也湿了......呀......侍应生......帮帮忙,你将沙织的屁股也舐乾净。」

沙织张开眼睛,她用湿润而且妖艳的目光看着侍应生。侍应生的性器勃胀起来,他将自己的麵孔埋在沙织的股沟,舌头沿着股沟上下活动,沙织将屁股的肌肉抽紧去夹住侍应生的舌头。

「呀......呜......」沙织被内村及响子的目光刺伤,沙织的内心觉得无比美妙和刺激。

「多谢你,侍应生先生。」沙织以热情的一吻代替小费。

沙织用力擦侍应生的性器。

「呜呜......」侍应生的下体在颤动,只是这样已经令他射精。

「沙织,你做得很好。」

侍应生离开房间,内村抚摸沙织柔软的躯体。被内村一轮爱抚之后,沙织感到全身灼热,身体像绕起来似的。

「呀,响子......是不是没有胆量过来一起玩?」沙织向响子挑战。

「沙织,不要得意忘形,我会令你痛苦到哀求我。」响子走近沙织,用手指扭沙织的乳头。因为嫉妒心,响子用力搓捏沙织的乳头,沙织的乳头立刻红肿起来。但是沙织正在兴奋,一点痛感也没有。

「呀......」沙织摇动头部,秀髮跟着摆动,她露出痛苦的表情。

「怎样?沙织。」

「再用力一些......」沙织完全不觉得痛。

响子用尽气力同时扭沙织的两个乳头。

「啊......响子......我很快感......」沙织忍受着剧痛,她瞪起眼睛看着响子。

「响子,今晚有很多时间慢慢折磨她,先吃了晚饭再玩吧。」内村坐在餐檯旁说。

响子放开了沙织。

「让我先穿回衣服吧。」

「沙织,你在这里不需要穿衣服。在这里你不是一个女人,只是一条狗。」

「我知道......」沙织全身赤裸地坐在椅上,她的阴唇贴在椅麵。现在的沙织确实感到自己像一绦狗而不是一个人。

「我没有刀叉。」

「完全不像一条狗,你用手吃饭。」

「我......」沙织没有用手拿起麵前的牛扒。

「怎样了?你不肚饿吗?」

「我......没有食慾。」

「啊,对了,狗要四脚爬爬才有胃口吃东西。」说完之后,响子将载着牛扒的碟放在地上︰「沙织,你应该有食慾了,快来吃吧。」

沙织的内心充满屈辱,她跪在响子脚边。

「沙织,四脚爬爬......吃吧。」

沙织无可奈何地将手放在地上,她的圆浑屁股高高举起向着坐在她后麵的内村,沙织垂下头咀嚼碟内的食物。内村麵前的是官条沙织丰满的臀部,她四脚爬爬的样子更是既可怜又可爱。内村看到停了吃饭,他的眼睛盯着沙织的屁股。

「快饮汤。」响子又下命令。

沙织四脚爬爬,将嘴唇贴近地上的汤。

「呀......沙织......怎可以这样呢?」

沙织将眼睛闭合,她的嘴唇贴在汤盘。

「沙织,将舌头伸出来。」

沙织的肩膊在颤抖,她将舌头伸出来舐盘上的汤。沙织的上身向前倾,高高举起的盛臀向着内村,内村感到凝聚的女性色香和魅力的曲线。

「味道怎样?」

「响子,味道很好呀。」

沙织四脚爬爬舐汤时,她真的觉得自己堕落到连一条狗也不如。

「沙织,快吃牛扒呀。」沙织用口咬着那块牛抓。

「哈哈......沙织更是一只狗......」响子发出淫虐的笑声,她的笑声令沙织很难堪。

「你想喝水吗?」响子将水倾倒在地上︰「用舌头去舐这些水。」

「呀......」

沙织将嘴巴贴在地上,用舌头舐地上的水。内村将身上的浴巾脱下,再将内裤剥掉,他两腿之间露出一条已经充血的肉棒。

「塞入她的肛门。」

「求求你们......不要......摧残我的肛门,我可以给你前麵......」

内村将自己的阳具放在沙织的股沟,準备强行插入沙织的肛门。

「......放过我吧......」

沙织感到一条很硬的肉棒塞入自己的体内,沙织的身体被快感震憾着。虽然沙织内心很想内村停手,但是沙织的身体却热烈地欢迎着这次侵犯。她期侍着这条坚硬的阳具能贯穿自己的身体︰『呀......快些来吧。』

「呀......正在插入......」沙织堕入兴奋的漩涡中,沙织的下体嫩肉有节拍地收放。

「沙织,要插入去啦。」

「求求你停止。」

粗大的龟头将肛门撑裂,深深地插入沙织的体内。

「啊......啊......呀!」

沙织被响子的视线所伤害。沙织和响子同是女性,但是沙织感到不可思议的刺激闯入体内,沙织无法忍耐下去。

「呀......不行......」那条肉棒在沙织体内抽动。

「沙织,不要说谎了,你其实很喜欢我这样做。」

「不要再说......这些......话......」

沙织扭动纤腰,肛门正在吞食一条阳具。内村开始剧烈的活塞式冲刺,龟头猛力向前冲刺,沙织感到自己的大肠被硬物磨擦。

「呀,呀......」沙织流出痛苦眼泪,四肢着地的裸体不自製地扭动。内村双手抓住沙织的黄蜂腰,猛力地前后抽插。

「呀......呀......」

沙织大肠上的嫩肉怎能抵受这样的摧残。那条像钢似的肠具前后抽插,令沙织失去理性地狂叫。沙织咬紧牙根,颈上的静脉都现了出来。

「呀......」

「沙织,再大声些惨叫吧,哈哈哈......」内村的东西在沙织体内膨胀起来,沙织已经完全被他支配着。

「呀......很大呀......被了不起的东西插入......又大又硬......沙织第一次吃到这样大的肉肠......好味道。」

沙织对响子的视线异常敏感。阳具刺穿沙织双腿之间的一个小孔,令它被撑到很大,响子在旁看得非常清楚。

「沙织,快些说,你喜欢谁人的阳具呀?」响子以侮辱的口吻问沙织。

「呀......响子......不要这样......看着我......呀......我并不是......你想像......中那样淫乱......」沙织的身体已经被官能的火焰吞食,她再也不能自製,她要发出快乐的叫声。

她张开嘴巴从喉咙深处尖叫︰「我......哦......」沙织的眼睛瞪得很大,好像要突出来似的,喜悦的泪水从她的眼眶流出。

「混帐,沙织根本不理会和她做爱的男人是谁,最要紧的是插入她体内的阳具是怎样的。一下子就有高潮,她的高潮可来得轻鬆。」响子说完之后,看见餐檯上有一支酒。

「呀......我受不住了......我......」沙织的叫声越来越深沈,那条在沙织体内穿插的肉棒发出像服啜时的声音。

响子手上拿着酒樽,用冷酷的眼神看着沙织。

「我不想听到你那种难听的叫声。」响子将樽塞拉出,然后将酒灌入沙织半开的嘴巴内。

「唔......唔......」

「沙织,张开嘴巴。」

响子粗鲁地扯着沙织的头髮,将酒樽强行塞入沙织的口内。响子将酒灌入沙织的口内,沙织被迫吞下那些烈酒。

「呜......呜......」红酒从沙织的嘴角流下来,沙织白的身体被洩成一片血红。

「味道怎样?」响子看见沙织痛苦的表情,响子感到很开心。

「啊......我不能......再饮了......」

「那幺,用你另外一个嘴巴来喝吧!沙织。」响子拿着酒樽去到四脚爬爬沙织的背麵︰「内村,试试将这个酒樽插入她的下体,看看她会怎样?」

「很有趣的做法。」内村感到响子可怕的内心,她竟然会想到用玻璃樽插入沙织下体取乐,响子一定非痛恨沙织。

「呀......」

内村将自己的阳具从沙织的肛门抽出来。

「呀......不要走......我差不多高潮......你怎可以中途退出?」她的肛门紧紧夹住内村的阳具,不肯放那龟头离开。

「你......更是没有人性。」内村将阳具拔出来之后,接过响子的酒樽。

「求求你......用你的阳具吧......我喜欢你的阳具......」

沙织害怕内村会将那个酒樽插入自己的下体,她用颤抖的声音哀求内村。沙织全身毛管直竖,本来灼热的身体顿时变得冰冷。沙织的阴户流出闪亮的淫水,阴道壁的嫩肉像心脏似地跳动,看来她的阴户经已等得不耐烦。

响子撑开沙织的阴唇看进去︰「哗!看呀,她流出那幺多淫水。她的媚肉好像等着龟头进去。」

「呀!不要看。」沙织支持身体的手脚开始发抖,她的恐惧感令她差点儿倒在地上。

「喂,沙织,将屁股提高。」

沙织将颤抖的后腿伸直及将手屈曲,沙织的臀部高高举起向着内村。

「呀......」

内村眼前出现性感迷人的曲线,红肿的肛门下麵有两块媚肉夹着一道肉缝,肉缝中滴出鲜美的汁液。

「响子,你把玻璃樽插入去看看。」内村的双眼好像发光。他将酒樽送还响子,视线对準沙织的下体。

响子用手拉着沙织的纤腰。响子感到沙织的身体比自己更迷人更性感,突然间,嫉妒感涌上心头,响子将酒樽嘴贴住沙织的阴唇。

「呀......放过我吧。」

响子和内村完全听不到沙织的哀求声音。

「沙织,我要插这个玻璃樽入你的阴道。」

「不要呀......」

沙织的阴唇感到那个冷冰冰的玻璃樽而紧紧闭合,爱液被挤出阴道之外。突然间爱液喷出体外。

「呀......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鸣......」沙织吓至花容失色,她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沙织感到下体有实物插入,那坚硬的玻璃樽带给沙织火烧似的疼痛感觉。沙织拚命扭动身体,这样的感觉令沙织成为一只真正的狗、内村和响子的玩物。沙织已经失去所有人的尊严。

「这个玻璃樽会令你快乐,吞下它吧,沙织。」

「呀,不要......插入去呀......」沙织扭动下体想避开那个玻璃樽,但是,对响子来说是一种引诱。响子用力将玻璃樽挤入沙织下体。

「啊呀!」沙织发出凄惨的绝叫。

由于沙织下体经已湿润,玻璃樽很顺利地滑入沙织体内。沙织的阴道含着一个玻璃樽,两边阴唇胀起,从后麵看去,沙织的两股之间夹着一酒樽。

「怎样呀,你的下体饮酒会不会醉?」

「呀......响子,不要......再说风凉话。」沙织的躯体内因为酒樽的插入而燃点起新的刺激和快感。

「呀......沙织......连这样变态的事......也会有快感......沙织真是一条狗......啊......我是一条狗呀!」

酒樽内的烈酒在沙织的媚肉上发挥出无比威力,沙织的阴道被火烫伤似的,一阵火烧的感觉传遍身体。比起用嘴来饮烈酒,沙织觉得酒精直接在阴道内发挥作用有更强烈的感受。烈火在沙织阴道内一发不可收拾。沙织的下体像会发电一样,电流通过全身令沙织的身体麻痺。她无法再用四肢支撑身体。

大约三份之一个玻璃樽陷入了沙织的身体。响子放开手,沙织的阴道壁仍紧紧夹着酒樽不放,酒樽并没有掉在地上,反而因为沙织下体抽缩而令酒樽上下跳动。响子将手放开后,酒樽自然地垂下,在沙织股间摆动。

「沙织的阴户真是了不起。」响子看着夹紧玻璃樽的沙织下体,不禁发出讚歎的说话。

「呀......求求......你......」沙织的身体被酒樽插入而倍感兴奋,她差不多完全不能说话。

「沙织,你想怎样呀?清楚地告诉我。」响子用淫猥的目光望着沙织问她。

「我......呀......呀......我......沙织......想继续......刚才......的......呀......你明白吗?」

沙织扭动下身,阴道吮啜那个在体内的玻璃樽想将玻璃晦吸入体内。沙织用充满欲情的目光望着内村的阴茎,沙织的目光好像告诉内村︰快些来完成刚才做到一半的事吧!

「我......想呀......」沙织猛力地喘气。

「好吧,响子,既然她很想的话,你就成全她,令她快乐吧。」

「我......不要......响子......我要......内村。内村的阳具......我要......内村的......阳具。」

沙织觉得被同性的响子玩弄是一种性的屈辱,她想内村用粗大的阳具来满足自己近乎爆炸的慾望。

「不必客气,我来帮你你好了。」响子握着那个玻璃用力塞入沙织的下体。

「呜......」沙织的子宫被玻璃樽顶着,她的美貌变成痛苦的样子。

「沙织,是不是很痛?玻璃樽差不多全部插入了你的下体。」

「快些。快些......把玻璃樽......拔出......拔出来。」

「怎样?你觉得没有快感吗?」响子开始将玻璃樽拉出、插入,沙织的嫩滑肉壁被剧烈地摩擦。

「呀......噫噫......」沙织的嘴唇颤抖着发出快乐的叫声。她的声音和表情既像哭又像笑,玻璃樽的抽插令沙织进入忘我的境界。

「呀......我很......快感......快感,再快......再快些......沙织。很快感......你快些......怎样......粗暴......都可以......怎样粗暴......都可以。」

响子给沙织的屈辱感转变成麻药似的刺激,四脚爬爬的沙织赤裸身体喷出汗水,散发出一阵强烈的女性体臭。这股气味比春药还要厉害几百倍,内村立刻兴奋起来。内村再无法忍耐,他走到浴室洗净自己的阳具,然后走到沙织麵前。沙织的嘴巴异常灼热,内村将自己勃起的阳具向着沙织的嘴唇插入。

「鸣......鸣......」沙织用力吸啜内村的阳具。

内村的下身不停颤动,响子看见这景像而全身灼热。响子折磨沙织的同时,自己也兴奋起来。响子脱下浴巾,她的身上有一个黑色胸圆和黑色内裤,黑色的胸围和内裤和向子雪白的肌肤成为强烈的对比。

「沙织,现在才是最精彩的时刻。」响子摇动秀髮,她用力挥舞玻璃樽,沙织的肉壁收缩起来像菊花蕾似的,她的阴唇越收越细。

「呜......呜......」

沙织全心全意吮啜内村的阴茎,她贪婪的屁股不停扭动,这个四脚爬爬的裸体流出像小河似的汗水,官能的火焰不断燃烧。沙织再也不顾插在体内的是甚幺东西,她的身体已经充满激烈的色慾快感。

「呀......沙织......有高潮......啊......」沙织瞪大眼睛全身抽缩,下体咬紧那个玻璃樽。

「呀......不要动。」不停将玻璃樽在沙织体内抽插的响子感到沙织的下体夹住玻璃樽,响子发出惊愕的叫声。响子双手用力拉着瑕璃樽,但是玻璃樽仍被沙织的阴道吸了进去,越吸越入。那股吸力大到响子无法想像,响子站着发呆。

「啊......我......有高潮......沙织有......高潮......」

内村拉着沙织的头紧贴自己的身体,就在那一瞬间,内村的阳具喷出灼热的汁液。内村张开嘴巴发出低沈的叫声,内村的阳具在沙织体内抖动。

「呜......呜......有高潮......高潮......」

三.屈辱带来的媚悦

内村将已经射了精的肉棒从沙织的嘴唇拔出来,沙织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喘气,她满身大汗散发出浓烈的女性体味。

「我的玻璃樽还未拔出来呀,你已经完事,真不像样子!」那个玻璃樽还有一半在沙织体内。那个酒樽还未掉下来,它跟随着沙织的阴唇活动而前后移动,看起来好像婴儿啜如何似的。

「沙织,我说得不错吧?只要有东西插入你的下体,你就会有高潮。无论那东西是甚幺,你的高潮一样那幺劲。」

沙织仍在喘气,她毫无气力地说︰「呀......请你......将......那个插......插在......我......阴道的......玻璃樽......拿出......来......求求......你吧......求求......你吧......求求......你吧。」

沙织将头抬高望着内村,她的麵上充满性感妖艳,女人得到满足之后自然会在麵上浮现。沙织感到喉咙内有内村的精液,她将精液吞下,全身被快感吞没。她的四脚爬爬裸体在痉挛着,沙织感到绝顶快感。

「考次先生一定很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呀......呀......沙织已经没有资格和考次先生相好......沙织已经堕落成为一只狗......我再也配不上考次先生......呜......」沙织忍不住哭起来。

内村看着沙织正在哭的双眼,她的眼神充满忧伤。内村内心涌起再次虐侍沙织的冲动。

「你若果真的嫁给大电机公司太子爷的话,你今后的生活会很苦闷。你这样淫乱,性慾这样强劲,考次不能满足你的需要。」

沙织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内村︰「呀......沙织......并不淫乱......呜......考次先生......请你原谅我吧。」当沙织想到她的白马皇子考次后,内心极为痛苦。

「沙织,你自己把玻璃樽拔出来吧。」

「呀......你很残酷......现在还要为难沙织。」内村看着沙织可怜的眼光。

「沙织,我由今天早上开始一直折磨你,但是你也得到满足呀!」

「呀......呀......」沙织合上眼情,放鬆下身,想将那个贯穿自己甜美水蜜桃的玻璃樽拔出来,但是沙织的阴道壁还夹着那个樽。

「呀......呀......呀......」沙织满头大汗,她慢慢将玻璃樽吐出。

内村及响子盯着沙织的下体。

「呀......很羞家呀......我想躲起来......我......」

沙织将自己的身体捲起来,像个英女字母G字。那个玻璃樽慢慢从沙织阴户退出,已经拔出来的部份沾满沙织的淫水,发出闪亮的光芒。

「沙织,快些。」

「呀......我没气力再拔出来......请你帮帮忙吧。」

沙织的媚肉已经不受控製,阴唇像嘴巴似地吸啜那个玻璃樽。

「沙织,只差些少。」

已经吐出来的部份挂在沙织下体摇动着。

「呀......沙织......有很难受......的古怪感觉呀......」

沙织的手和阴唇斗力的时候,她的嘴唇半开半合地喘气。

「不好了,她又有快感。」

「呀......响子......内村......你们......不要看......我......不要......看......不要......看沙织。不要......」

响子的视线强烈地刺泪沙织的情慾令沙织异兴奋。

「你用那酒樽令自己再有高潮。」响子这样说之后,内村将差不多甩出来的酒樽再次推回阴道内。

「哦......」沙织的背部满布汗水,她的臀部左右摇蕩,屁股上两团肉有弹力地振动。官能的火焰再次喷发出来,这次烧得比上次还要猛烈。

「呀......你们太坏......」沙织双手用力将酒樽拉出来,内村又用力将它推回阴道里麵去。

「沙织,你搅错方向。应该插入去才对。」内村一手扯着沙织的头髮说。

「啊......」沙织无法忍受被扯着下体的痛苦,她趁内村用手拉着自己头髮的一瞬间,将玻璃樽从阴道拔出来。

「沙织,你还未完全变成一条狗呀。」内村粗暴地扯着沙织的头髮,拉着她走。

「内村,请你放过我吧。」

内村拉着沙织的头髮,拖着她在房间内四脚爬爬地走。

「哈哈,沙织,你很好看呀。你现在的样子才和你的内心相衬。」

响子多次用手打沙织摇动的赤裸臀部。

「今晚......请你们放过我吧,你们......已经玩够了,对吗?」

「玩够了?还未呀。我还憎恨你呀。」响子说完之后,将自己的右脚伸到沙织麵前,放到沙织的嘴唇边,「啜我的脚趾。」响子将脚趾塞入沙织的美丽嘴唇内。

「要我啜你的脚趾吗?」

「对了,快些啜我的脚趾吧!」

沙织感到无限屈辱,她合上眼睛,慢慢张开嘴唇。响子的脚趾仍未完全进入沙织的嘴巴里麵,响子露出不满的表情。

「你若果不想啜我脚趾的话,大可以不啜呀!沙织。」响子将脚趾从沙织的嘴日中抽出来。

「对不起。」沙织的眼睛充满泪水,她用的可怜的表情看着内村,内村的样子看来很得意似的。

沙织的眼睫毛不部起伏︰「响子,我愿意啜你的脚趾。」

「你应该叫我做主人,不是响子。」响子感到无比快感,她真的将沙织看成一条狗。

「是......对不起......主人......我开始啜你的脚趾。」沙织吐出充满耻辱的说话。她张开嘴唇,将响子的脚趾纳入口中。

「沙织,逐只脚趾啜。」

「是......主人......」

沙织将响子的脚趾全部纳人口中吸啜。吸啜一番之后,沙织将脚趾吐出来,用粉红色的舌头去舐。

「还有我的脚板,沙织。」响子的命令使沙织全身毛菅直竖。

沙织张开眼睛看见响子的脚板,她合上眼睛用舌头去舐。无法忍受的屈辱变成了无穷的性快感,越受到屈辱,沙织的下体越是湿润。

「你去啜内村的脚趾。」响子把脚放回地上︰「你要四脚爬爬地过去。像一条狗似地舐内村的脚趾,知道吗?」

「是......我知道......主人......」

沙织用四脚爬爬的姿势去吸啜内村的脚趾,「呀......呀......」沙织慢慢舐上内村长满体毛的膝上。

「沙织,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

「是,沙织有机会服侍主人觉得很开心。」这些像女奴似的说话,令沙织下体产生甜美的刺激。

内村的肉棒又再次勃起。沙织的麵部贴住内村两腿间的一堆黑色耻毛,她嗅到精液的气味。沙织更加兴奋沙织想去吸啜内村的阳具,但是内村很冷淡地推开沙织的头部。

「你不必啜我的阳具,舐我的肛门吧。」

「是......肛门?」

「对了。」

沙织听完内村的回覆后,转到内村的背麵去,她用手指撑开内村的股沟。沙织撑开内村的股沟后,内村的肛门露了出来,沙织用舌头上下地舔舐内村的敏感部位。织将自己的舌头儘量伸长去接触内村的股沟处,她的舌头灵活地在内村两股之间走动,留下一些涎液。

「鸣......」内村的股沟有很高的敏感度。美女沙织将舌头慢慢移向内村肛门时,内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呀......主人......沙织舐啜你的肛门......」沙织的美貌埋在内村的异臭股沟之间,它将舌头伸入内村的肛门内。

「但是你的手法很纯熟呀!」响子的蔑视说话令沙织内心极度痛苦,赤裸躯体的深处感到激烈刺痛。

「沙织,你也去舐响子的肛门。」内村推开沙织。

「主人,我来舐你的肛门。」

「你肯吗?」

「我肯,我还觉得很荣幸。」沙织将响子下身的黑色底裤脱下,露出响子丰满的双臀。

「呀......很性感的屁股呀......响子,你真是了不起。」沙织揭开了响子的股沟,用舌头上下地舐响子的肛门。响子的肛门比起内村性感几倍,敏感度比内村高几十倍。沙织将自己的舌头伸长去接触响子的肛门,沙织像一条狗似地舐响子的肛门。舌尖直伸入响子体内,沙织嗅到响子股沟之间的异味,这股异味反而令沙织更加兴奋,沙织拚命将舌头仲入响子的肛门内。

「啊......很快感。」内村的阳具大量充血,强力地竖起。

「呀,好味......主人的肛门很好味......沙织喜欢呀。」沙织被变态的喜悦侵入脑袋,沙织像一条狗似地舐淩辱者的肛门,舌尖伸入响子体内。另一方麵,沙织的右手用力紧握着内村已经充血的肉棒。

「你用像妓女似的手法。沙织,你是不是和很多男人上过床?」

「呀......我不懂得使用像妓女的手法,沙织没有和很多男人上过床。」

响子感到甜蜜的麻痺,甘味电流由菊花状的肛门一直上传到响子头部,令响子全身毛管竖起。响子从来没有想过被别人吻肛门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快感,响子合上眼睛,陶醉快感的喜悦中。

「呀,主人......很好味呀......」沙织的唾液沾上响子股沟上,沙织不停用嘴唇和舌头服侍响子。沙织在舐响子肛门的同时,内村从背后贯穿沙织的身体,沙织的阴道紧紧咬着内村的阳具。

一番抽插之后,内村射出精液。

有人敲门,侍应生来收回晚餐的食器。

内村和响子穿上了睡袍,而沙织仍然全身赤裸。沙织全身赤裸地去开门,她的美貌还残留着性事后的韵味,沙织两腿间的阴唇滴出刚才内村射入的精液。

侍应生看见沙织的淫蕩气氛裸体而瞪大眼睛,他开始收拾食器。

内村在沙织耳边说了几句话,「怎能这样做?」沙织的麵颊泛出红霞。她知道若果她不答应的话,内村会将她全身赤裸地推出房间外麵。她无可奈何之下点头答内村的要求。

「侍应生......」

「有甚幺吩咐?」年轻的侍应生盯着沙织赤裸的身体。

「请你拿剃刀来。」

「厕所内有剃刀。」

「我不能用那种剃刀,我会流血。我想用电动须刨来剃掉自己的耻毛。请你拿电动须刨给我好吗?」用手掩着乳房和阴户的沙织满麵通红。

「你要剃掉耻毛?」

「是他叫我剃掉耻毛给也看。」沙织走近侍应生,侍应生嗅到一阵甜美的体味。

「我知道了,我立刻去拿。」侍应生急忙地走到外麵去。

「沙织,漏了叫他拿剪刀来。」

「剪刀?」

「若果不用剪刀先剪短耻毛的话,须刨便不能剃掉耻毛。」内村命令一丝不挂的沙织走到房外麵去追那个侍应生。

沙织用手掩着乳房和阴户在酒店的走廊中走动,沙织的臀部剧烈地跳动。当她走到职员专用升降机前时,那个侍应生看见全裸的沙织出现在他麵前,也被吓了一跳︰『难道这个美女有露体狂?』

「对不起,侍应生先生......」

「你这个样子......」侍应生看见这个一丝不挂的美女在酒店奔跑而感到十分愕然,他顿时不知自己应该甚说甚幺才对。

「对不起,我这样走出来!」

「不要紧......」侍应生的眼睛已经不能自製,他紧盯着沙织身体最敏感的部份。

「请你拿剪刀给我。」

「我会拿剪刀给你」

「谢谢你。」沙织急忙地走回房间去。

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一间房的房门打开了,里麵走出一个中年男人。

「啊......」他看见一丝不挂的沙织时,不禁惊叫一声。沙织立刻飞奔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去,剧烈的羞耻心带给沙织暴露的快感,快感走向了沙织全身,沙织开始浑身发软麻痺。

「呀......很刺激的感觉。唔......沙织是不是变态呢?」

沙织回到房间之后,看见响子和内村正在等着她,内村伸手摸沙织的下体。

「呀......不要摸......」

「哗,沙织,你湿得很厉害呀!沙织,当众暴露会有你有快感?」内村在沙织麵前摇动洩满爱液的手指,织双腿发软跪在地上。

侍应生拿着电须刨和剪刀来到七○五号房敲门。他想到开门的会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人儿,所以阳具已经勃起。

「要你们久等了。」

响子穿着黑色底裙去开门。响子看见侍应生的样子,知道他必定很失望。

「到这边来。」响子带侍应生入房。

「呀......」侍应生被吓到目瞪口呆。全身赤裸的沙织像一个大字地躺在餐檯上,她的手和脚都被缚在餐檯脚上。

「呀......请你不要看我呀......」

沙织合起眼睛,但是她很清楚地知道响子、内村和侍应生都在盯着她被紧缚的赤裸身躯。沙织感到无比羞耻。

「侍应生先生,请你剃掉沙织下体的耻毛。」

侍应生听了响子的说话之后,猛力地吞了一啖口水。他嗅到响子身上散发出来成熟的香水气味。

「我......真的可以吗?」侍应生拿着剪刀走到沙织的身边。

他在这幺近距离看着沙织的下体感到无比兴奋,他觉得呼吸困难。在耻毛之间有一糰粉红色的嫩肉,侍应生吞了几啖口水之后才能定神地站稳。

「沙织,快些说你想我们怎样做?」

「是,内村先生,响子小姐。侍应生先生,请你剃掉我的耻毛,我想你们看清楚我的阴唇是怎样的。」

「是吗?我也很想快些看看你的阴唇真麵目。」

沙织说完之后满麵通红。她说出这样无耻的话,当然是内村的命令,但是这番话亦是沙织的内心想说的话。说完之后,沙织内心非常兴奋!沙织被两个男人看着自己被缚着的裸体,一则感到羞耻,而另一方麵则感到像吃了迷幻药似地快活兴奋。她的嘴唇像邀请他们侵犯自己似地半开半合喘气。

「真的可以吗?」

「可以......」沙织合上眼情,用鲜红灼热的嘴唇回答。

侍应生用剪刀剪短沙织的耻毛。

「呀......呀......」沙织感到冰冷的剪刀在她的耻丘上来回走动,沙织的阴肉不自製地抽动,淫水从阴唇中流出来。

内村和响子走近看看沙织被剪短耻毛的耻丘,内村忍不住用手抚摸这个差不多已经是不毛地带的耻丘︰「不要剃一半,快些剃净它。」

沙织的雪白肌肤泛起粉红色,她的乳头高高竖起,沙织的背部拱起,麵部表情像很难受似的。

「侍应生先生,快些用电须刨剃净她的耻毛。」

侍应生再吞一啖口水,他感到既兴奋又紧张。他将电须刨拿在手上,他的手颤抖得很厉害。他开动电製,电须刨发出「兹兹」的声音。沙织听到这种声音时全身肌肉抽紧,呼吸变得困难。

「呀......我很怕......」沙织的朱唇发出急速的喘气声音,她的身体在不停扭动︰「呀......停手呀......」

「沙织,不要动呀,否则会割伤你。」

「为甚幺一定要剃掉沙织的耻毛?我......」沙织眼眶充满泪水。

响子用嘲笑的口吻说︰「你见过雌狗的阴户有毛的吗?」

「呀......沙织不是狗......是个女人......」

电须刨的震动一直传到媚肉深处,产生异常兴奋的刺激,沙织的阴唇接触到电须刨的刀片,「呀......呀......」沙织全身抽搐,腰部拱起,手脚痉挛。

「啊,连剃阴毛也会引起高潮......」响子盯着沙织的下体自夸自讚地说。

高耸的耻耻丘变成一片苍白的不毛之地,阴唇之间有一条粉色的肉缝。响子及内村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活色生香的女阴。

侍应生用一块热毛巾拭抹沙织的耻部,「呀......呀......」沙织半开的嘴唇发出低沈的呻吟声,沙织的下体完全无遮无掩显露人前。

「原来女人的肉缝是这样的。」内村和侍应生聚精汇神欣赏沙织的耻沟。

「耻毛被剃光的感受怎样呀?」响子嘲笑地说。

「呀......很难为情......你把我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太过份了。」沙织想到自己这个没有毛的样子怎再见考次先生,她越想越伤心,最后终于破声痛哭起来︰「鸣......呜......赎......沙织的身体......终于变成一只狗似的。」

他们将沙织解下,美肉已化为淫具。

※※※※※

沙织上班的服装有些改变,她穿上极短的贴身裙,上衣特意夸张丰满胸部的美感。和以前扑素的衣着相比,现在的沙织性感得多了。

每天早上沙织都将短裙拉高,让内村及响子看自剃毛后的私处。在公司的厕所、女更衣室及走廊地方,沙织将自己满布剃刀伤痕的私处给响子及内村检查,看看她有没有依照吩咐剃毛。沙织乾脆不穿内裤,只要一拉高短裙就可以让响子和内村为所欲为。

沙织只穿上一条吊带丝袜,在挤迫的电车中,很多好色的男人看见沙织的性感衣着都忍不住走近她去碰她的身体,他们摸在沙织的下体时,立刻发现沙织剃了毛。在电车中,沙织经常被人露骨地授抚下体和胸部。

「原来你没有穿内裤的。」在电车中,很多人望着沙织讨论她的身裁。

「你剃掉了耻毛?」摸过沙织的大都会这样说。

但是沙织完全不理会这些人,沙织任由喜欢的人去摸弄自己的身体,因为,沙织被完全不认识的人抚弄会产生被虐的快乐。她只穿迷你裙和不穿底裤上班,每次都流出很多淫水。

一个男人用手指插入沙织的阴道,当他撩动手指时,里麵的淫水发出古怪的声音,那个男人亦被沙织的丰富淫水吓了一跳︰「你的性慾得不到满足吗?」

沙织将那个男人的手拉开,若果任由他继续撩下去的话,沙织会在电车中产生高潮,到时就麻烦了。

那个男人再次攻击沙织的阴核,「呀......」沙织发出娇声,引起全车人的注视。沙织看见周围的人望着自己泛起红霞的麵颊更加兴奋,她的下体好像收缩到不再存在。

※※※※※

考次每星期约会沙织大约两次,每次都是去吃东西。但是有一晚,考次叫沙织去酒店︰「我预约了酒店的房间。」

沙织没有拒绝考次,虽然沙织已经成为内村及响子的狗奴隶,可是,沙织仍是喜欢考次,沙织乐意奉献一切给考次。

考次带沙织进入一间高层海景豪华房间,沙织不敢相信麵前的一切。考次抱着纱织和他接吻,内村从来没有和沙织接吻,沙织的心已经交了给麵前的考次。

「呀......考次,抱着我......我已经是你的女人......」

考次伸手去解开沙织的上衣。

「啊......先关掉......电灯。」

沙织在阴暗的灯光下露出雪白的胸哺,考次吸啜沙织的乳头,沙织全身在颤抖,毛管竖起,沙织的淫水从肉缝流到大腿上。

考次解开沙织的短裙。沙织不想让考次看见自己不穿内裤和下体没有耻毛,她推开考次的手︰「原谅我......只是胸部......」

考次并没有发怒,他以为沙织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子,他最喜欢这类型的女孩子。考次抱住沙织︰「你很可爱,你是和我最相衬的女孩子。」考次带着微笑地说。

考次是一家大规模电机公司的太子爷,所有女人都希望和他发生性关係来得到金钱和地位。但对考次来说,所有女人都是太易得手,那些太随便的女人令他生厌。心麵前的沙织却死守最机一线,令考次感到沙织特别有意思,对她产生特别兴趣。

沙织感到有必要取回内村的那卷录影带。

四.化为性奴隶

「我有件事求你,请你将那卷录影带还给我。」沙织望着内村说。

「不行,那卷录影带是我的自慰用录影带。我每晚都看那卷录影带,每次看见沙织可怜的样子,我的精液便会喷射而出。」内村喝了一口啤酒之后,麵上露出淫猥的笑容。

「你......每晚都看那录影带?」沙织的美貌变成红色。

他们两人并排坐在酒吧的柜檯。内村忍不住伸手入沙织的贴身短裙内抚摸沙织的大腿︰「沙织,你的肌肉很嫩滑。」

「不要在这地方摸我。」

「那幺,我们到外麵去摸吧。」内村将手指插入沙织的阴道口。

「不要......不要这样。」沙织拉低短裙,夹紧双脚。

酒吧内灯光灰暗,轻微的钢琴声传遍整个酒吧。内村撑开沙织的阴唇,用手指摸在沙织的阴核摩擦。

「呀......停手......」沙织望望身边的环境,酒吧内的人都在高兴地谈话。

内村看着沙织的忧郁表情,内村的手指在沙织的紧身裙里麵活动,那只手指快速地摩擦沙织的阴核。

「不行,我......已经开始兴奋。」沙织的麵孔露出性的喜悦表情。

「沙织,你将上衣的钮解开,让侍应生看看你的丰满乳房吧!」

「不行,其他人会看见。」

「是吗?你怕自己被快感侵吞吗?沙织,你有露体狂。」

「你不要太过份。」

沙织内心觉捉内村的说话是事实。现在,沙织的下体已经流出淫水。内村的手指像插了入水池中。

「你想要那录影带的话就照我说话去做。」

「那录影带......你肯交给我?」沙织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内村。

「快解开上衣的衫钮。」

沙织用颤抖的手解开上衣的钮,杏色半胸胸围包着两个丰满的肉球,深深的乳沟令人想将头埋入去,沙织的胸部散发出浓烈的香水气味。

「将所有钮解开。」

「是......」沙织将所有衫钮解开。

因为沙织麵向柜檯而坐,其他客看不见她已经解开了衫钮,但是水吧侍应生却清楚地看见沙织在宽衣,他的眼睛瞪大,望着沙织高耸的乳房。

「一杯威士忌加水。」内村向侍应生说。

侍应生拿着酒送到沙织麵前,沙织用两手遮着露了出来的胸部。但是,沙织的含羞答答表情却令侍应生下体胀大,他的眼睛尖锐地盯着沙织一对半露的丰满乳房。

「多谢。」内村拿起那杯威土忌加水。可是,内村的手一滑,那杯威士忌溅在沙织的胸部。

「呀......」沙织的胸部湿了,胸围变成透明,乳头很明地显地暴露出来。沙织垂下头来看看自己的胸部,沙织看见自己的乳头浮现出来。

侍应生将手帕交给沙织。

「请你替她抹乾净。」内村向着侍应生说。

「是。」侍应生得到男客人的许可去接触美人儿的胸脯真是求之不得,他用手帕抚摸沙织的丰满乳房。

「呀......不必麻烦你了。我自己抹就可以。」

「沙织,由侍应生替你抹好了。」

侍应生急不及侍用手帕拭抹沙织的胸哺。

「沙织,你的胸围湿了,很不舒服。」

「我不觉得不舒服。」沙织的麵颊已经红起来。

「把胸围脱下。」

沙织摇头表示她不愿意。在摇动时,她的耳环发出闪闪金光。

「你还想要回那卷录影带吗?」

「但是......要我在这里脱胸围......」

沙织的身体露出喜悦的疼痛,她的乳头勃起,胸围上突出两点。这样的感触令沙织发出甜美的淋痺呼声。

「快脱吧,沙织,其实你是想脱掉胸围,给大家看看你的乳房。」

内村好像可以看透沙织内心似的,他用力拧沙织的阴核,沙织的淫水汹涌而出。

「你是不是很想看看这个女士的乳房?」内村问他麵前的水吧侍应生,侍应生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沙织的胸部。

「你要是想看,我给你看看这个女人的乳房。」

侍应生用贪婪的目光看着沙织的胸部,沙织被这暴露癖刺激到麵鲜红色。胸围的细绳已经被解下来,乳杯垂下来,沙织的赤裸乳房坦露在各人麵前,侍应生的眼睛发出慾望的光芒。

「你觉得这个女人的乳房怎样?」

沙织用两手掩着乳头,乳房其他部份赤裸也暴露在侍应生眼前。

「这个女人的......乳房......很美丽,乳房形状......很迷人。」

听了侍应生这番说话之后,沙织的下体剧烈绞动。

「......多谢你的......讚美。」沙织的妖艳眼睛望着侍应生。沙织的身体在燃烧,她想将身上所有衣服脱光给全场所有人欣赏。

「这个女人没有穿内裤,你想不想看看她的贴身短裙里麵的东西?」内村异常兴奋。

「我想看......」侍应生的嘴唇已经灼热至完全乾涸。

「沙织,拉高你的紧身裙给地看看你的阴户。」

「......我办不到......」沙织一听到内村叫她暴露自己的阴户便全身痠软,下体更加湿润。

「沙织,你让他看看乳房便流出很多淫冰,若果你给他看看阴户便会加倍快感。你以前也曾试过当众裸露,何必感到难为情?」内村的两只手指已经陷入沙织的阴道内。

「噫噫......」沙织叫出娇哼的声音,酒吧内响起沙织近乎女高音的叫声,正在倾谈的各人都转过头来看看柜檯的一边。

内村将沙织的上衣从肩部剥下。

「呀,不要......」沙织当众裸露上半身,沙织的心脏差不多要爆发。在一瞬之间,沙织全身麻痺。

「沙织,你想要回那录影带的话,就要拉高短裙。」内村拉着沙织的肩部,将坐在高脚转椅上的沙织拧向外麵。本来沙织是背着所有酒吧客人,但是现在她却麵向所有人。

「呀......不要看。」

内村拉住沙织双手,沙织外形优美的乳房显现在酒吧内所有人的麵前,很多尖锐的目光瞄準沙织的乳房。

「沙织,给他们看看你的阴户。」内村在沙织耳边轻轻地说。

沙织被暴露的快感埋没了理性,她用麻痺的双手拉住贴身裙脚,慢慢把短裙拉高,她的雪白大腿夹着的东西慢慢地暴露出来。

「呀......沙织......不可以给他们看......我的下体......耻毛已经剃光......我怎可以让那幺多人......看......我的......光头耻丘和......阴唇?」沙织所残留的理性阻止沙织将她的光秃耻丘和阴唇暴露在众人麵前。

但是,她内心的快乐和兴奋终于征服了这股抵抗力,沙织继续将自己的贴身短裙拉高。沙织的手开始颤抖,沙织丝袜对上的雪白大腿经已暴露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沙织雪白到眩眼的柔肌肤上。沙织将短裙拉高至腰间,裙内风光尽现人前。

「啊......」酒吧内的人因为有个性感尤物赤裸上身及暴露下体而感到惊惧,但是最令他们惊愕的不是沙织的美貌和她的大胆暴露,而是她是个下体没有耻毛的美女。

「呀......沙织......很难堪呀......」

「沙织,将双腿分开,让大家看看你的肉缝里麵。」内村向着沙织说。

「......要我分开双腿给他们看肉缝......」沙织的漂亮麵孔左右摇动看看酒吧内部的情形,酒吧里麵满布闪闪发亮的眼睛,这些眼睛都看着沙织。

「呀......不可以给他们看......」羞耻的火焰烧焦沙织全身。

暴露身体要害的快感最后战胜了沙织的理性,她的理性像股微风似地离开沙织的身体。沙织将自己双腿分开,完全没有耻毛的大阴唇张开,剃毛后的大阴唇呈现阴暗的蓝色,两片暗蓝色的大阴唇之间有张开了的浅粉红色小阴唇。

酒吧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停下来不喝酒不倾谈。沙织张开了阴户之后,她感到所有人的目光化为勃起了的阳具,从四方八麵插入自己的阴户。酒吧内的人都因为这个赤裸的美人而眼前一亮。

「撑开阴唇给他们看看,沙织。」沙织的耳边响起恶魔的声音。

沙织已经完全被暴露的快感支配着。她弯低腰,双腿屈曲,沙织的双手将左右阴唇分开,闪亮的淫水从阴沟滴下。

『呀......大家过来......过来侵犯我......呀......呀......快些来......』

「沙织,脱光衣服。」

沙织站起来,她的双乳摇蕩不定。酒吧内的人都好像停止了呼吸等待沙织的表演。沙织被那些人的尖锐及灼热目光烧伤了身体暴露的部份,但是这样的目光却带给沙织无比快感,沙织已经陷入迷惑境界。

沙织将短裙上的扣解开。贴身短裙「沙」的一声掉在地上,沙织已经三点尽露,她只穿着吊带丝袜和高跟鞋。酒吧内的大都被沙织的大胆露骨表现而吓了一跳,很多人交头接耳。

「沙织,将手指插入下体。」

沙织坐回转椅上,在场所有人又一次陷入寂静之中,等待沙织的新动作。沙织想了一会之后,将右手的食指插入阴道内,大家都可以看见沙织粘湿的阴户和沾满爱液的手指。沙织的手指在阴户内撩动,淫水奔流而下,转椅上湿透了一大片。沙织看看酒吧内部,沙织自己也不相信会在这种地方做如此淫猥的事。

『呀......这是一场恶梦......不是真的......』

「沙织,站到柜檯上去,让大家可以看得更清楚。」内村用命令的口吻说。

沙织转身爬上酒吧的柜檯上,她的赤裸而浑圆臀部向着所有人。她将下身抬高,股沟之间的肉缝和肛门隐约可见,酒吧内的人都被这景像吸引住。

沙织仍然穿着高根鞋,行动较为不便,内村扶着沙织上柜檯︰「沙织,站起来。」

酒吧柜檯比想像中高得多,沙织很害怕︰「我......站不起来。」

内村用力拍打沙织双臀,宁静的酒吧内响起内村打在沙织富弹性臀部时所发出的诱人声音。

「呀......不要打我的屁股......」沙织的白屁股留着鲜红色的掌印。

沙织看着内村,她感到被打屁股的快感,她的灼热下阴流出更多汁液。她更兴奋,已经到了忘我的境地。

『......大家过来看看我的下体吧......过来看看......』她在召集恶魔的慾望,站起来。

「我站起来了......内村主人。」

沙织站在酒吧柜檯上,所有人都围在一起抬高头欣赏沙织美妙的双脚曲线。沙织将双腿儘量分开,所有男人争相找个有利位置去欣赏沙织的耻园。大家你推我碰之下,十多人的麵孔贴近沙织的阴户大饱眼福。

「呀......我很快感......」沙织用两手将自己的阴唇分开,大家可以清楚地看见沙织两片阴唇所夹住的一团嫩肉,粘膜和不停流出淫水。沙织感到自己像一个脱衣女郎。

「沙织,扭腰。」

「呀......是不是这样?」沙织扭动腰部,阴沟内部嫩滑的媚肉断续地露出,大家都被这样大胆和露骨的动作吸引住。沙织的赤裸身躯散发出成熟气味,她的动作像在邀请男人进入自己的阴户,她将手指放在阴唇上撩动,令人更加想入非非。

「给他们看看你的肛门。」

「肛......肛门?」沙织转身背着所有人然后弯腰屈腿,姿势像是小便似的,股沟之间出现一圈像菊花似的东西。

「呀,我看到她的肛门!」一个中年男人高声大叫。

『你们是不是都看......见......看清楚我的肛门?』沙织更想不到自已会将自己的排泄器官公开展览。

「我忍不住了。」一个中年男人用嘴吻在沙织的屁股上。

「呀......」沙织被一个完全不相识的人亲吻屁股,她的内心又浮现被虐的快感,这股喜悦令她无法反抗。

「呀......不要这样......不要吻我的......肛门......」沙织全身冒汗。

那个男人的舌头伸入沙织的股沟,跟着是她的肛门内。肛门的敏感反应掘起了埋藏在沙织内心的慾望。

「呀......我有很奇妙的......快感......」在酒吧柜檯上的沙织肢体抽紧。

「沙织,你真的很快感吗?」内村搓弄沙织的乳房来问她。

「我......的屁股......啊......」沙织用她喘气的嘴唇回答,麵上表现出足的表情,单是看见沙织的表情已经令人射精。

其他的男人也不能忍耐,他们动手脱掉沙织身上的一切。很快,沙织使一丝不挂地在酒吧柜檯上四脚爬爬。十几二十只贪婪的手摸向沙织赤条条的身体,沙织一双豪乳被五、六只手搓弄至完全变形。

「沙织,有没有需要呀?」

「我要......我要粗大的......阳具......越粗越大越长就......越好......快些给我......快些......」沙织的眼睛充满慾火。

只要被男人抚摸无法满足她的性慾,沙织要做爱。沙织的内心已经被埋在慾火之中,只有一条粗大的阳具才能将痛苦的沙织从慾火之中拯救出来。她等待着这一刻来临。

「你想要谁人的阳具?」

「呀......我要你的......我要内村的阳......内村的阳具......可以......给我......给我快感......给我高潮。」

其他男人经巳兽性大发,他们变成饥饿的猛兽,沙织是这群猛兽麵前一块甜美的嫩肉,他们一起用手指插入沙织下体。

「呀......不要插我的......阴道......那是内村的......东西。他会用阳具插入去......你们......缩开......」沙织的表情和说话令身旁的男人性慾高涨。

「我入去。」一个中年男人拉开裤炼,露出流血的阳具。他爬上柜檯,準备和全身赤裸的沙织做爱。

他拉着沙织,「不可以......不可以......」沙织踢开那个男人,其他人都拉住他。

「喂,只是模她好了,要是你强行和她做爱,你就犯了强姦罪。」内村走近沙织身边,拉出他已经勃起的阳具。

沙织的媚肉抽缩着,淫水滴到柜檯上,沙织的下体正等待着内村的闯入。

「呀......快些......」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着内村和沙织做爱。

「这个变态女人。」内村用鄙视的口吻说。

内村在所有人麵前用他的阳具贯穿沙织的身体,内村的阳具陷入沙织的爱液中不停抽插。

「呀......很舒服呀......」沙织的赤裸身躯突然痉挛起来︰「噫,噫......沙织很舒服......快要疯狂......」

那个中年男人看见沙织快感及妖艳的样子,忍不住而自然地用右手摩擦着自己的性器,他的手快速地前后抽动。

沙织张开眼睛,望着麵前的男人。他们的目光集中在沙织的美艳而陶醉表情上,沙织的感受非常刺激。

『大家看......呀......啊......啊......我的阴道......被内村的......巨大阴茎......插入......请大家看......呀......』

「啊......沙织......快有高潮......啊......」沙织的身体满布汗水,放出像雌狗发春似的气味。

「啊......我要射......」那个中年男人的精液射在沙织美丽的麵孔上。

沙织的臀和嘴唇上都沾洩了白色的粘液,那些粘液发出阵阵浓烈气味。沙织被这些气味刺激到完全失去理智,她的慾望从心底解放出来。

「啊......再射多些......」沙织的舌头将嘴唇上的精液舐进嘴里去。

内村看见沙织吞食精液便感到自己再没法忍耐下去。他将自己的阳具从沙织湿润的阴户拔出来。

「呀,不要......不要拔出来呀......不要......」沙织痛苦地呻吟。

「沙织,麵向这边。」内村扯着沙织的头髮。

沙织麵向着内村两腿之间的一条肉棒,沙织的头部被挤向内村的下体,沙织蒙陇地看见内村的龟头。

「内村主人,请你射啦。」沙织合上眼睛,等待精液来临,她麵上的肌肉不能自製地跳动。

「呀......」精液从那条肉棒的嘴巴喷射而出,全部落在沙织的麵上。

※※※※※

沙织成为内村的奴隶之后,仍有和考次约会。

有一晚......

「沙织,和我结婚吧!」在酒店的酒吧中,考次向沙织求婚。

沙织不敢相信这件事,电机公司的太子爷竟然向自己求婚。

「沙织,请你答应我。」

「对不起,我感动到不能说话。」沙织凝望着考次,他的表情好像很幸福似的。

但是,在婚约期间之中,沙织仍然和内村及响子在一起。每星期,沙织都会当众暴露和被强姦三次。当然,沙织是因为自己的录影带在内村手上而不得不屈服,但最重要的是沙织亦从被虐中得到满足,沙织的内心慢慢变成性奴隶。

沙织不和内村及响子分开的主要原因在于自己能够在人前裸露而得到快感,这种强烈的快感像海洛英似地令沙织上瘾。她不能缺少响子的嘲笑眼光、内村的巨大阳具和他们两人的耻虐。虽然沙织有几次想和内村及响子断绝关係,但是她始终办不到。

婚礼日渐迫近,沙织一定要在今晚和响子及内村分手。

「沙织,你快要嫁人了。」

「是呀......」沙织经已用舌头舐了内村的身体半个小时,内村由脚趾至麵部都沾满了沙织的唾液。内村转过身来,示意沙织去舐他的肛门。

「你很想去见考次吗?」说完之后,响子用高跟鞋的鞋跟插入沙织的股沟。

「啊......我......喜欢内村......亦喜欢考次。」沙织忍着刺痛说。说完之后,沙织开始舐内村的肛门。

他们三人在响子的家中。沙织穿上一对紫色的吊带丝袜,除此之外,沙织全身赤裸,只有响子的身体上有衣服。响子不想和沙织断绝关係,她和沙织已经三天没有见麵,由于缺少了性的满足,响子这几天都不能入睡。

「为了恭祝你结婚,我有礼物送给你。」

「礼物?你想送甚幺给我?」

这两个人又有甚幺坏主意?沙织一想到可能还有更变态的耻虐而感到全身发热。她忍不住问︰「内村主人,你有甚幺礼物给我?」

「是婚礼当日的娱乐节目。」内村和响子两人露出姦淫的笑容。

「喂,我的宠物,我要插入你的阴户。」

沙织呼出炎热气息,她躺下来,将两腿完全张开......

五.恶梦终结

沙织住入新娘房内装身,準备参加婚宴。

「沙织,等等。」响子把门锁起,命令沙织脱光。

沙织穿上婚沙时的样子明艳照人,响子忍不住要将雍客华贵的沙织脱光,急不及待地要将她推入羞耻地狱之中。

沙织完全没有抵抗地任由响子摆布,最后连纯白的内衣裤也被剥光。沙织的下阴刚刚才长出耻毛,因为新婚蜜月快要来临,所以响子和内村再没有要沙织剃毛。

「很可爱,好像一个刚刚长出耻毛的初中学生。」

沙织因为全身赤裸而感到难为情,「很难为情呀......」沙织并没有因为多次当众脱光而令她的羞耻心迟钝,当她全裸示人时便会满麵通红,她的羞耻心非常强烈。

「我和内村有件礼物送给你。」响子从手袋拿出一支极粗大的山字型女性用电动假阳具。

「我不要......」

虽然沙织早已预期到他们的礼物不会是甚幺好东西,但是这条假阳具形状奇特,其中部份,中间的巨大部份是阴户用的、小的有羽的是阴核用、有三份之大小是肛门用,尺码和形状实在粗到沙织想像以外。若果将这条假阳具插入阴道和肛门,相信沙织的心脏和下体会一起爆裂。

「是不是很粗大?是外国货,外国人的尺码较大。」响子拿着假阳具在沙织麵前摇动。

「沙织,我们一番心意相信你一定会很感激。」响子将假阳具插入沙织的肉洞里。沙织扭动丰满的肉体抗争,可是抵不过响子的力量,只有用力握住拳头,使全身的肌肉紧张。

就在这剎那,有比较小的东西插入肛门里。而且还有轻微振动的羽毛,压在肉缝上端最敏感的肉芽上。过去用过单棒式或双叉式,但这种山字型的,还这幺粗大的还是第一次。沙织也有肛门性交的经验,可是还没有同时在三处受到攻击的经验。整个的花园好像火烧般的热起来,涌出了粘粘的蜜汁。

巨大的假阳具在里麵扭动,同时压迫子官。插入在肛门里的东西,发出一秒钟几十次的轻微震动。

「不要......不要......」沙织扭动丰满的肉体︰「呀......呀......太大条......我吃不消......」

由于粗大的假阳具在媚肉中肛门中和阴核激烈地震动,沙织感到猛烈的电流通自己的身体。

「沙织,忍住!不要叫出来惊动外麵的人呀。」

沙织完全没有办法再支持下去,她跪在地上。响子感到满足之后,麵露笑容地离开新婚房。

「呀......沙织......很难堪呀......」沙织抹掉额上的汗水。

沙织穿上大胆的露背婚纱和考次一起,在结婚进行曲的音乐声中走过一排点满洋烛的桌子旁边。这是烛光婚礼。

「呀......」沙织的朱唇在喘气,双脚震动。

「沙织,怎样?」

「没甚幺。」沙织的体内有一个剧烈震动着的假阳具,媚肉中、肛门中和阴核受到这幺大刺激,令她全身化为火焰,她极力忍着将要喷出的喜悦叫声。

「呀......我已经不行了......沙织要......叫出来......高潮来了......啊......内村主人......沙织......有高潮......」

沙织成为内村的奴隶之后,埋藏在心底处的性慾和快感,毫无保留地冲上沙织的心灵。

        上一篇: 神净异世游 1-2         下一篇: 仙道记事 1-3


中文字幕第一页-亚洲2020天天堂在线观看-美丽的熟妇中文字幕-午夜福利1000集合集92集在线-大伊香蕉在线观看视频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